既^已成既然

大彻大悟

人生啊,如果尝过一回痛快淋漓的风景,写过一篇杜鹃啼血的文章,与一个赏心悦目的人错肩,也就足够了。

致家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出塞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请为我唱一首出塞曲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用那遗忘了的古老言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请用那美丽的颤言轻轻呼唤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心中的大好河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只有长城外才有的故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谁说出塞歌的调子都太悲凉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你不爱听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是因为歌中没有你的渴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而我们总是要一唱再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想着草原千里闪着金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想着风沙呼啸过大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想着黄河岸啊,阴山旁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英雄骑马啊,骑马归故乡。